7月16日,在2018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,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也表示,下一步中央从供给侧进一步发力,包括加快推进房地产税相关政策举措,实现多主体供给、多渠道保障,加快推进租售同权等一系列配套政策的落实,更好地实现“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”这样一个基本定位。   

而早在今年3月初,财政部时任副部长史耀斌在全国两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,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、财政部以及其他有关方面正在抓紧起草和完善房地产税法律草案。   

4月份,房地产税法草案在内部完成了一轮意见征集。草案的具体细节还有待官方正式披露,但3月初史耀斌已经大体介绍了房地产税的方向。   

“它的作用主要就是调节收入分配,特别是个人财富的集聚,起到促进社会公平的作用。同时,筹集财政收入,用来满足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需求。”史耀斌表示。   史耀斌指出,房地产税推进的总体思路是“立法先行、充分授权、分步推进”。他还介绍了房地产税在其他国家的四个共通的制度安排,一是所有的工商业住房和个人住房,按评估值征税;二是会有税收优惠,比如给予一定的扣除标准,或者是对一些困难的家庭、低收入家庭、特殊困难群体给予一定的税收减免等;三是为地方税,收入属于地方政府,收入用来满足当地教育、治安等基础公共服务支出;四是由于税基复杂,需要建立完备的税收征管模式,才能确保房地产税征得到、征得公平。  

 “社会共识比以前多了些,基础条件像资产评估法的出台等,为房地产税的开征提供了一些基础条件。房地产税的主要功能是筹集地方财政收入,在某个特定时期,可能有调控房地产市场预期的功能。不能夸大房地产税的调控功能,房价涨跌取决于很多市场因素,包括金融、土地供应、人口等。”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、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剑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  

 刘剑文表示,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是要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,避免房价的大涨大落。房地产税是长效机制的一环,长效机制应该包括土地、金融、户籍等多方面制度安排。  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政税务学院副院长薛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像房地产这样的具体产业,主要由市场行为决定,税收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“房住不炒”代表的是国家对房地产市场的定位,背后对应着一揽子制度和政策。房地产税只是其中的一项,代表国家政策导向,起到引导预期的作用。  

 “开征房地产税会增加房屋持有成本,投资投机买房的群体需要考虑买房是否划算,持有多套住房是否值得。如果住房持有成本太高,买房不合算,人们可能会考虑其他资源配置方式。但是,房价的影响因素很多,税收对房价不会有直接影响。在房地产市场很火的情况下,房地产税是很容易转嫁给租房或买房人。”薛钢指出。  

 薛钢也指出,开征房地产税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取得收入,地方政府缺乏地方税;再者,是出于社会公平考虑,房产是家庭财产的重要组成部分,房产越多的人群,理应承担更多税负。  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许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房地产税有多方面作用,既有筹集收入,也有调节消费行为的作用。房地产税能起到一定抑制投机的作用,但房价受很多因素影响,主要由供需关系决定,不能夸大房地产税对抑制房价的作用。国外开征房地产税国家经验显示,中长期而言,房地产税对房地产市场价格不会有太大影响。   

可能设定税率浮动区间